🟢 股市衝高。本站120K+位成員,每一位都知道該如何操作。你也可以。領取40%折扣優惠

專訪BC科技集團(00863):數字資産平台規範化加速,將繼續利用好B2B能力幫助券商、銀行、財富管理合作夥伴進場

發布 2023-5-23 下午07:41
© Reuters.  專訪BC科技集團(00863):數字資産平台規範化加速,將繼續利用好B2B能力幫助券商、銀行、財富管理合作夥伴進場

在經曆過去兩叁年動蕩發展後,虛擬資産交易的合規性和有效的風險管理越來越受到各地政府及金融機構的重視,虛擬資産市場也正逐步朝着穩定性更高、規範化的方向演進。

今年2月,香港證監會發布一份咨詢文件,就監管虛擬資産交易平台的建議展開咨詢,以配合將于6月1日正式生效的新發牌制度。新發牌制度生效後,所有在香港展業或向香港投資者推廣的虛擬資産交易平台都需獲證監會發牌。

新的持牌規則下,將有望迎來更多交易所申請牌照,或將有新一批合規持牌機構隨着新制度的落地在香港誕生。與此同時,交易在受規管的制度下運行,也意味着行業朝着更規範、更安全的方向發展。

作爲香港爲數不多早前便獲得香港證監會頒發牌照且有保險覆蓋的數字資産平台,BC科技集團(00863)也于今年陸續宣布其新動向,包括旗下OSL平台支援盈透證券在中國香港推出數字資産交易服務;與裕承科金有限公司(裕承科金)達成戰略合作計劃共同創建一個端到端的數字資産金融服務生態系統;推出人工智能(AI)交易機器人實現支持、報價、執行等交易服務環節的自動化等。

對此,BC科技集團執行董事兼法規事務主管刁家駿Gary及首席財務官胡振邦Davin接受了智通財經APP專訪,就公司最新業務動向、發展規劃及市場環境等展開討論。

以下爲智通財經APP整理的BC科技集團媒體專訪問答實錄:

目前OSL在AI技術應用中有哪些進展?應用AI技術將爲公司帶來怎樣的競爭優勢?

Gary:目前,我們推出了基于語言學習模塊(LLM)等人工智能技術開發的AI交易機器人,現已通過了試運營階段。

BC科技很早就關注到了AI技術及ChatGPT應用的潛力,並帶領全體員工了解和使用AI工具。企業在AI方面的發展可以理解爲以下叁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熟悉相關技術並使用AI工具,可能是多數大型機構比如銀行所在的階段;第二階段是用AI全面取代傳統功能,而OSL目前正處于這一階段;第叁階段是通過訪問相關數據庫,由企業AI來完成大部分的交易。保守估計,BC科技將在五年內達到第叁階段。我們認爲,能夠充分利用AI技術的企業將會在競爭中生存並繁榮,未采取行動的公司或將陷入困境。

推出AI交易機器人使OSL走在數字資産交易行業中實現AI技術應用的前沿。這項舉措不僅能通過自動化實現交易效率的大幅提升,同時可以基于客戶曆史交易行爲和投資組合、結合市場動態對客戶行爲進行預測,有助于OSL在數字資産交易中占據更大的市場份額。

問:公司此前已與星展銀行、渣打創投等機構建立合作關系,此次與盈透證券的合作在類型上和之前的機構有哪些不同?

Gary:我們與盈透證券的合作關系是基于香港監管機構在2022年發出的框架,允許香港持牌券商通過香港持牌的數字資産平台提供渠道,爲他們自己的客戶提供數字資産服務。我們提供一個可以方便盈透證券客戶買賣數字資産的第叁方市場,這與之前爲星展銀行提供SaaS服務的性質有所不同。

我們與渣打銀行的合作關系,不同之處在于,渣打銀行與BC科技集團是兩個集團共同設立一個新的合資平台,一起開拓新市場。目前,該合作平台已經在英國上線,我們爲合資公司提供SaaS和交易服務,因此這是另外一種深層長遠的合作關系。

問:此次支援盈透證券在中國香港推出數字資産交易服務,未來雙方還可能在哪些層面展開合作?

Gary:與盈透證券建立合作關系,除了可以直接爲其客戶提供數字資産交易服務,未來還有可能成爲盈透證券接入的第叁方平台,長遠而言可以爲他們的客戶提供同樣的渠道服務。此合作模式代表了我們在市場上的定位,作爲一個持牌的平台,我們的技術能力與合規水平在幾年間積累了許多實戰經驗,使我們得以提供一個可以更快速、直接或間接觸達投資者市場的方案。目前我們與盈透證券的關系是B2B的關系,未來有可能是B2B和B2C,可以進一步增大規模,增大平台上的交易量,這是我們與盈透證券合作的重大意義。

問:公司在OSL業務上已布局多年,同時在其他市場例如新加坡、北美、英國和澳大利亞等市場也有布局,目前與盈透證券、裕承科金的合作主要集中在香港市場,未來是否有計劃會擴展到其他地區或者市場?

Gary:我們主要根據全球市場大趨勢來衡量哪個地區有好的機會,從而來鋪排未來規劃。在地區上,我們最大的優勢暫時還是在亞洲。但實際上,我們通過B2B這一特別的業務定位,已直接或間接可以觸達到遠多于香港地區的客戶,盈透證券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代表。由于盈透證券本身是一個全球化且頗具規模的券商,除香港之外,在其他亞洲地區或美洲等地也有非常好的投資平台業務。未來當我們研究去某個地區落地時,要考慮如何發揮我們在亞洲的優勢,同時也要考慮在每一個地區落地的成本,或在不同地區與當地最好的機構設立合作關系,利用我們的B2B能力,在不同地區更快更有效地落地。

Davin:剛才講到我們與新加坡星展銀行和渣打銀行的合作,這部分主要是SaaS業務,通過SaaS的介入,這些銀行可以以一個較低的成本更快速地建構他們的數字資産平台,並向他們的客戶提供服務。

關于海外布局,就像剛才Gary所講的,我們可以找當地有優勢的合作方合作。根據我們了解,很多頗具規模的國際性銀行目前都有布局數字資産領域的打算,探尋用什麽方法,以哪一種方式去介入。OSL提供的方案其實是一種低成本的方法,相比于自己建構數字資産平台,采用OSL的方案成本將減少70%左右。另外OSL方案的落地較快,在我們的客戶中,約3-4個月左右就已經可以將整個數字資産平台落地。

更重要的是平台的合規性,我們在打造OSL交易平台之初就已經將傳統金融的投資人保障要求,包括AML反洗錢要求、KYC等要求融入交易系統中。我們也有很多銀行需要的會計元素,使得銀行可以在合規且確保滿足審計要求的條件下,利用OSL來開展業務。

因此,開展海外業務我們並不需要大規模自建團隊,只需找到合適的合作方,向其提供SaaS服務。與銀行客戶合作將成爲我們持久長遠的一個收入來源,因爲一旦這個系統接入銀行後,銀行替換的概率較小,這是一個黏性很高的業務。目前SaaS業務我們已經有兩家銀行客戶,並在包括澳大利亞、歐洲、東南亞等地有儲備項目在推進,相信未來這類型的合作會越來越多。

問:剛才介紹到銀行在接入SaaS服務後,它的替換成本非常高,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Davin:據我們了解,市場上也有其他軟件公司提供類似的SaaS方案,但沒有以傳統金融的合規方式來打造。一般渣打銀行、彙豐銀行很難與這些平台展開合作。若不與外部平台合作,銀行的另一個選擇就是自己組建團隊來搭建平台,但需要很長的時間,也需要很多的資源。對于大部分銀行來說,數字資産其實並不是一個非常大的業務,不值得投放這麽多資源,因此更傾向選擇與外部平台合作。

我們的系統一旦進入銀行,許多其他應用都會與其連接,如果要改變,就需要對整個流程設計進行較大的改動,沒有那麽容易去實行,因此黏性是非常高的。此外,銀行內部會有一個團隊去維護,我們在過程中爲其提供系統更新及數據、安全管理等增值産品和服務,對我們的依賴性會越來越高。

Gary:對合作夥伴來說,與我們的連接不只代表可以交易現有的數字資産,實際上也代表一個未來産品的渠道。達到第一步可能花的時間長一點,但是打通之後,對我們而言代表着可以到達不同目標投資者的渠道。所以,我們下一步的工作,除了繼續與更多券商夥伴合作之外,也將跟産品發行人研究更多數字資産化或代幣化的金融産品,並通過這些渠道觸達更多數字資産投資人,以更快、更大的客群規模做新産品。

問:聽下來對BC科技集團來說,現階段是在行業中跑馬圈地、快速占領市場的一個階段,公司在系統合規性上的優勢非常突出。隨着香港新發牌制度公布後,預計會有越來越多的交易所也會申請這個牌照,有新一批的合規持牌機構出現。這對于公司而言是否會形成競爭壓力?BC科技集團在當中要如何構建自己的競爭力和差異化能力?

Gary:合規不是一日之功,我們走過申請牌照這條路,非常清楚這條路有多長,香港證監會在發牌方面列出的合規要求是非常高的,成本也是一個重要考量。我們的優勢不僅是我們持牌,而是我們作爲一個持牌的平台已經運營了兩年多,經過了兩年的財務合規方面的審計以及第叁方審計的打磨。經過2022年的沖擊之後,安全、可靠已成爲客戶的重要考慮。我們並不擔心有其他人進場,因爲我們本身作爲一個持牌平台,在市場上的定位已經非常清晰。

問:新發牌制度對于加密貨幣市場而言釋放出了一個積極的信號,這個制度的出台以及之後對于加密貨幣市場和行業未來發展的影響,管理層是怎麽看待的?同時,也想請問下公司在針對市場環境變化之後,是否有計劃去拓展一些新的業務類型?是否會有新的戰略收購規劃?

Gary:對市場長遠來說是一個好的影響。過去幾年,我們從ICO井噴到許多項目倒閉,可以看到一個成熟産品的市場是必須要有規管。數字資産市場做大,但在沒有牌照、沒有規管的情況下,最終是有底層風險的,市場被沖擊時這些風險會變成大問題,2022年已有前車之鑒。現在全球有一個清晰的規範化大趨勢,各地政府的立場越來越清晰,對投資者來說是件好事,提升了信心才可以做更多項目,才會有更多産品可以推出和落地。我們看法始終一致,行業規範化一定會促使市場中不合規、沒有牌照或是投資者不信任的平台最終離場。

Davin:我們沒有計劃去收購其他公司,更多是考慮怎麽利用自身在香港和受監管數字資産平台的優勢,把握好市場上對我們有利的這一趨勢機會。對于如基金公司、高淨值投資人等客戶,他們對資産保障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我們未來要做的是盡量滿足他們的需求,並且跟更多的銀行和券商進行合作,利用B2B、B2C的營運方式盡快把市場鋪開。

過去幾個月,我們也很清楚地看到,包括FTX風險事件以及很多杠杆過度的基金倒閉,這些風險事件都導致很多數字資産的交易量,以及存放在其他未受監管平台的資産,現在一步步轉移到受監管、安全持牌的機構手上。這個趨勢不是短暫的趨勢,我們相信未來幾年也會繼續看到。同時,最近幾個星期數字資産也有一些回暖的迹象,這些對于OSL的業務都非常有利。

問:下一步STO的發行規劃是怎樣的?

Gary:香港證監會對STO是非常支持的態度,但也還需要企業、金融機構、發行人等方面在項目上投放時間,利用渠道來發行。在香港短期最快發行的項目,可能會包括房地産有關的項目,長遠也可能有基金方面的産品。從近期了解到投資者的興趣,以及發行人對渠道的興趣,我覺得房地産會是一個較大的STO板塊。

問:公司接下來會在房地産STO方面做一些動作嗎?爲什麽說房地産會是一個很大的STO市場?

Gary:過去幾年,我們都有與一些房地産有關的項目發行人研究,而2023年又有更多券商和財富管理平台入場,這方面優化對一個項目來說是非常關鍵的。因爲沒有分銷渠道,要做到一個好項目是非常困難的。所以2023年我對這方面的看法是較爲樂觀,我們現在根基已經打得非常好,也有已經談到非常成熟階段的夥伴。隨着分銷方面的夥伴越來越多,我們對項目的落地能力也越來越樂觀,2023年的發展空間肯定是比去年好。

在過去兩叁年,香港的房地産受到新冠沖擊、全球經濟等因素影響,有比較強的資金需求,找我們研究怎樣可以幫助房地産項目融資的夥伴較多。但因爲此前能夠與數字資産平台連接,爲這些項目分銷的機構數量不多,能真正幫助一個項目落地的能力相對有限。2023年,我們在分銷方面的工作已經有所成效,對項目落地能力的看法有所改觀。去年我們發行STO的重點不是規模,主要是一個學習的過程。2023年,我們的課題就是怎樣利用這個經驗做一些真正有規模、有代表性的項目,2023年我們更加有信心。

問:政策上合規交易所可以向零售散戶放開交易,OSL作爲針對專業機構的交易所,在零售散戶方面會做哪些准備?

Gary:首先我們對向散戶放開這一舉動感到非常開心,因爲過去幾年我們都在爭取可以更快對零售投資者提供數字資産的服務,對我們的業務來說是一個利好。第二,爲香港零售投資者提供安全合規的數字資産渠道,也有利于香港市場的發展。

針對零售放開,我們會繼續幫助券商、銀行、財富管理的合作夥伴盡快進場,通過我們B2B的能力,盡快爲他們的零售和專業投資者提供數字資産服務。同時,我們也會繼續衡量怎樣可以利用我們在香港的特別優勢,爲更多的零售投資者提供服務。我們最大的優勢是爲其他金融機構提供方案,以更低的成本進場,且這一優勢短期內都無法被替代的。

問:香港在發展虛擬資産方面有哪些獨特的優勢?

Davin:香港合規方面走在前列,在投資人保障方面,現有的框架將很多對傳統金融領域投資人的保障都融合了在數字資産的法規當中。如今整個數字資産市場的絕大部分領域都是沒有受到監管保障,但在香港數字資産市場將會以一個比較有效的法規框架中運行,客戶把數字資産存放在香港,在香港進行交易,甚至以後發展到融資,都可以在香港法規環境下受到較好的保障。香港決定開放散戶這一舉動在全球也是相對領先的,有一定的先發優勢。

另外,從全球數字資産的流通量和交易量來說,約有叁分之一到一半左右的用戶是在亞太地區,早期交易所的創辦人、挖礦投資人也都以亞洲地區爲主。香港無論在地理上還是法規法律方面都有自己的優勢,未來在亞洲地區香港肯定是虛擬貨幣、虛擬資産的重要中心。

問:除了合規性牌照外,還有哪些方面是虛擬資産交易牌照平台比較重要的競爭力?

Gary:與傳統的金融市場沒有太大分別,流通量、資本的深度等對投資者、産品發行人來說都是最重要的考慮。OSL作爲持牌平台已經積累了兩叁年的經驗,除了經驗和持牌合規外,我們有能力打通跟其他券商、銀行的渠道,令資金更方便地流通、産品更快地落地。通過過去幾年投放的資源,我們可以打通更多金融機構,以更多不同的渠道直接或間接觸達更多投資者。

Davin:作爲一個在亞洲地區的交易所,流動性、能否24小時服務以及參與者的深度,這些因素都會影響到投資人的效益。如果平台交易量太小的話,是很難吸引到投資人,更難吸引到銀行券商進行合作。OSL的優勢不僅僅是合規,我們的客戶交易量也一直在上升。這也解釋了爲什麽星展銀行、渣打銀行願意跟我們合作,除了我們按照合規要求跟他們對接外,全球流動性池很關鍵,很多主要的數字資産做市商在OSL都非常活躍。

其次,系統也很關鍵,很多機構投資人的銀行都要求,系統與他們的系統完全對接,這些數字資産的交易記錄可以被審計。對于OSL,我們的系統經過兩叁年的打造,它的穩定、可用性、開放性都已經接受過很多測試,銀行和券商跟我們的對接都沒有問題,未來新的平台要建立這一套系統要求還是蠻高的。

問:香港地區在虛擬資産方面的監管與其他地區的監管相比,有哪些獨特之處?

Gary:幾年前香港剛開始發牌,當時與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新加坡、歐洲比起來,被形容爲太過嚴苛。但經過過去一兩年全球市場動蕩,各政府、央行留意到市場上的問題之後,發現香港一開始走的大方向被證明是對的。所以,近期其他大市場的監管走向都跟香港的大方向基本一致,有些地方甚至在某些方面比香港更加嚴厲。

另外,香港的政策是怎樣利用好香港傳統金融市場的優勢,幫助數字資産做大做好,這方面我覺得香港做得特別好。例如去年1月發出的MA文件(香港金融管理局2022年1月12日發布關于監管加密資産和穩定幣的討論文件),這份文件是我在其他地區沒有見過可以做到如此清晰,且如此便于傳統金融機構進場的一個方案。我們此前宣布與盈透證券的合作關系,已經可以證明大規模的全球券商也可以利用香港的監管框架和模式,爲他們的客戶通過一個傳統渠道提供創新産品、創新交易服務,通過香港渠道落地,這也證明香港模式是一個非常好的模式。

最新評論

風險聲明: 金融工具及/或加密貨幣交易涉及高風險,包括可損失部分或全部投資金額,因此未必適合所有投資者。加密貨幣價格波幅極大,並可能會受到金融、監管或政治事件等多種外部因素影響。保證金交易會增加金融風險。
交易金融工具或加密貨幣之前,你應完全瞭解與金融市場交易相關的風險和代價、細心考慮你的投資目標、經驗水平和風險取向,並在有需要時尋求專業建議。
Fusion Media 謹此提醒,本網站上含有的數據資料並非一定即時提供或準確。網站上的數據和價格並非一定由任何市場或交易所提供,而可能由市場作價者提供,因此價格未必準確,且可能與任何特定市場的實際價格有所出入。這表示價格只作參考之用,而並不適合作交易用途。 假如在本網站內交易或倚賴本網站上的資訊,導致你遭到任何損失或傷害,Fusion Media 及本網站上的任何數據提供者恕不負責。
未經 Fusion Media 及/或數據提供者事先給予明確書面許可,禁止使用、儲存、複製、展示、修改、傳輸或發佈本網站上含有的數據。所有知識產權均由提供者及/或在本網站上提供數據的交易所擁有。
Fusion Media 可能會因網站上出現的廣告,並根據你與廣告或廣告商產生的互動,而獲得廣告商提供的報酬。
本協議以英文為主要語言。英文版如與香港中文版有任何歧異,概以英文版為準。
© 2007-2024 - Fusion Media Limited保留所有權利